各路资本竞逐农业专科学园营商,西藏省农信社

上市公司保龄宝日前以3164万元的价格认购山东禹城农商行新增2260万股。此次增资后,保龄宝持股比例达到8.21%,成为该行第一大股东。

省政府召开大会要求到2018年底——全省农信社全部完成改制农商行

保龄宝增资入股农商行并非个案,今年以来,已有多家上市公司宣布入股农商行。接受记者采访的业内人士认为,入股农商行热潮的背后正是各路资本看好由农信社改制而来的农商行潜在的盈利空间,不过,在农村地区发展广阔前景的背后,农商行也面临着资产质量、风控管理方面的隐忧。

11月15日,记者在省政府召开的“全面加快组建农村商业银行组建工作动员大会”上获悉,2018年底,全省剩余65家农信社将要全部完成改制农商行。其中,今年将重点推进29家机构组建农商行工作。截至11月14日,全省已改制33家农商行,资产总额占全省农合机构的76%。

农商行成“香饽饽”

今年重点推进29家机构组建农商行

11月19日,人福医药宣布拟以人民币1.6亿元认购武汉农商行新发行的股份5000万股,预计占扩股后武汉农商行股本的1.25%。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13年6月30日,武汉农商行资产总额1163.23亿元,2013年1至6月实现净利润11.20亿元。人福医药今年半年报显示,该公司目前持有汉口银行、湖北银行和天风证券等多家金融机构的股份。与此同时,武汉天下置业集团有限公司日前也宣布以6400万元认购武汉农村商业银行新发行的股份2000万股。

农合机构是我省服务三农、支持区域协调发展的金融主力军。截至2017年9月末,全省农合机构资产总额2.83万亿元,营业网点5700多个,均居省内银行业金融机构第一位。年均缴纳各种税收约100亿元,涉农贷款4127亿元,是名副其实的支农支小主力军。

今年年中,上市公司方圆支承公告表示拟参与安徽马鞍山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对外增资扩股,按照每股2元的价格认购马鞍山农商行4500万股,总投资9000万元。本次增资完成后,该公司将持有马鞍山农商行4500万股,持股比例为3%。方圆支承表示,为了适应和服务于国家建设新农村和新型城镇化建设的大战略,我国农村商业银行正在加速发展阶段,马鞍山农商行将面临新机遇。基于此前提,公司此次参与马鞍山农商行的增资扩股将进一步优化公司资产结构,提高公司现有资产的收益率。

但由于体制机制不完善等问题,农信社在过去积累了一定的历史风险包袱。加快农信社改制工作,是防控金融风险、落实国家监管要求的重要举措,是服务实体经济、助推乡村振兴战略和区域协调发展战略实施的必然要求,也是深化金融改革、推动农信社做大做强的必由之路。截至2016年底,全省共有98个法人农合机构,包括33家农商行,65家农信社。

民资“曲线”抢食银行蛋糕

今年8月,省委、省政府通过《关于全面推进农村商业银行组建工作的实施方案》。根据工作安排,2018年底要全部完成剩余65家农信社改制农商行。其中,今年将重点推进29家机构组建农商行工作,包括12家县级农信社组建农商行和7个地市17家城区机构合并组建农商行工作。

在各路资本纷纷涌入农商行背后,到底什么是驱动力?

全省农合机构经营指标明显改善

从上述公司的公告中可看出,上市公司多希望通过入股农商行提升其盈利能力。日前,荣盛石化认购萧山农合行7110万股,认购完成后,该公司持有萧山农合银行的股份数量为9000万股,占萧山农合银行总股本的比例为5.17%。分析认为,荣盛石化主要从事PTA、聚酯纤维相关产品的生产和销售。由于当前化工行业总体低迷,化工产品价格依旧弱势,产能相对过剩,公司业绩承压,盈利能力相对偏弱。在主业相对不振的情况下,参股萧山农合银行显然已成为其增加盈利的一种手段。

事实上,建立现代金融企业治理制度,能更有效发挥金融作为实体经济血脉的作用。广东银监局统计数据显示,截至11月14日,全省已改制33家农商行,资产总额占全省农合机构的76%,其中3家农商行资产规模位居全国前十,在银监会评选的4家2017年度全国性地市级标杆农商行中,我省占了一半。

“农村商业银行多由原来的农村信用社改制而来,基本上以民营资本为主。实际上,农村信用社要想改制为农村商业银行,需要达到一系列严格的标准。从这个角度来看,这些已经完成改制的农商行实际上是具有较好的基础、资产质量优良、成长性强的银行,因此这些银行未来的增值空间很大,对投资者而言也意味着比较高的回报。”中国地方金融研究院副院长汤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在改制农商行的带动下,全省农合机构监管指标改善明显,不良率比改制前下降10个百分点,资本充足率比改制前提升8个百分点。

德勤日前发布的《农村商业银行发展之路》报告指出,随着农村经济的快速发展、农村收入水平的持续攀升和城镇化的深化,农村地区的金融需求与日俱增。中国新型城镇化的推进也会为农商行带来新的业务重点,提供更大的发展空间。

此前,梅州大埔和平远先后启动农信社改制农商行工作,并分别在2015年、2016年先后获得全省B类农商银行第一名。2016年,大埔农商行不良贷款率为1.11%,税收比改制前增长151%;平远农商行不良贷款率为1.99%,税收比改制前增长45%。

汤烫则表示,实际上入股农商行也是民营资本“曲线”参与民营银行的一种较为容易的方式。由于农商行的前身农信社基本是由民营资本组建的,由此改制后的农商行实际上也就是民营银行。“十八届三中全会明确提出鼓励和允许民营资本组建中小银行,但真正申请建立一个民营银行并不容易。这不仅仅是牌照问题,就算拿到了牌照,是否能把银行真正办好也不好说。与之相比,参与改制后的农商行是民营资本一个比较好的选择。”他说。

目前,全省未改制64家农信社中,近一半已经启动改制。其中29家启动自评估工作、20家成立筹建工作小组、13家召开社员代表大会、13家开展清产核资、4家由监管部门完成清产核资验收、2家正式上报筹建申请。

农商行正处于战略转型关键时点

严控新增不良贷款引入优质战略投资者

实际上,农商行总资产规模增长迅速,在农村金融体系中已经占有越来越重要的地位。来自银监会的数据显示,2006年至2012年间,农商行总资产在农村合作金融机构中的占比已经从11.4%上升至40.5%,农商行总资产在银行业金融机构中的占比也已经由2006年的1.15%上升至4.70%。不过,根据德勤近期研究显示,农商行近年来虽然规模持续增长,但增速普遍低于城商行和大型股份制银行,且呈现逐年放缓的趋势。

省农信联社表示,当前将农商行组建工作作为农信系统的一号工程来抓,已于8月28日成立全面推进农村商业银行组建工作领导小组,负责具体推动农商行组建工作。前期通过梳理改制工作流程,制定了14项改制文件范本。其透露,未来将进一步加强对农合机构清收不良贷款的指导,制定不良贷款清收方案,加强信贷风险分类管理,实行不良贷款集中清收,利用大数据驱动风险管理,严控新增不良贷款。

“由于历史遗留等原因,农村金融机构不良贷款率较高的问题之前长期存在,农商行在改制过程中通过各种方式化解了大部分历史包袱,同时亦得益于经营能力和风险管理水平的提升,其不良贷款率呈现下降趋势,但与其他类型的商业银行相比仍较高,资产质量较低,体现出了其在业务经营和风险管理能力等方面存在的差距,风险控制管理仍需加强。”上述报告指出。根据德勤统计,2008年至2012年农商行不良贷款余额和不良贷款率均高于商业银行总体不良贷款率。

广东银监局提出,新组建的农商行必须不良率、资本充足率、拨备覆盖率以及流动性、集中度等主要审核监管指标符合监管要求。

报告指出,中国农村商业银行正处于战略转型的关键时点。农商行在其本地市场仍大有可为。农商行需仔细思考自身经营的基础,聚焦于有特色的市场细分,找到竞争的切入点,并根据区域特点进行目标客户细分,将有限的资源向优质客户倾斜。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全省农信社改制农商行将积极引入优质战略投资机构,在增资扩股上出实招,实施股权多元,鼓励政府平台、国有企业适当入股,积极引入银行业金融机构、优秀民营企业投资入股。

省农信联社表示,具体而言,将引进符合条件、认同服务“三农”战略的大型金融企业、国有企业和珠三角地区农商行等战略入股农合机构,实现股权多元化。并积极配合地方政府落实捐赠资产、抵债资产和固定资产确权工作,确保农商行组建工作如期完成。

推进全省农合机构减员增效

在改制人员配置方面,省农信联社表示,将从珠三角地区农商行选派优秀人员到粤东西北改制机构任职。目前。已从东莞、中山、顺德、佛山、南海、惠州农商行等先进机构共选派32名干部,派往困难机构担任高管职务,帮助粤东西北地区困难机构大力清收压降不良贷款,改善经营管理水平,加快风险化解和改制步伐。

“改制农商行的关键是要将相应的管理和经营机制建立起来,真正实现支持三农、防范风险、自身发展三大目标。”省农信联社党委书记王硕平表示,拟制定党建与法人治理、人力资源、监管排查、信贷管理、风险防控、后台服务六个配套子方案,确保在完成改制农商行工作的过程中,实现管理体制、经营模式、盈利机制等同步转型升级,避免简单翻牌,实现可持续健康发展。

与此同时,省农信联社将重点推进全省农合机构的减员增效工作,推动网点优化转型,提高工作效能。省农信联社将实施《广东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机构改革实施方案》,优化省农信联社本部人员编制。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 发布于健康百科,转载请注明出处:各路资本竞逐农业专科学园营商,西藏省农信社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